内容详情
围术期体温下降的原因之环境、麻醉因素
2016-06-30 14:22  转摘
围术期体温下降的原因之环境、麻醉因素
        环境因素   室温对患者的体温影响较大,当室温低于21℃时,患者散热明显增加。其原因是患者通过皮肤、手术切口、内脏暴露以及非增发增加,使热量丢失增加15%-30%;通过患者热量传导到温度较低的手术台或其他湿冷的接触物上丢失的热量占20%-35%;通过冷空气对流患者热量丢失占15%-30%;通过辐射形式使患者热量丢失约占30%。
        随着无菌技术的发展,层流手术室的使用,尤其百级手术间的室内空气快速对流会增加机体的散热,更容易导致患者体温下降。研究结果显示,患者在麻醉开始30分钟,体温明显下降。
        麻醉因素   麻醉对体温调节机制有影响。区域阻滞中,中心温度下降,患者出现寒战发抖但不觉得冷的矛盾现象,同时区域阻滞降低血管收缩和寒颤的阀值,阻滞温度感受器特别是冷的感受器信号想中枢传送;全麻时下丘脑调节机制、血管运动、寒战及其他反射均被抑制,同时代谢率降低。全麻使体温调节的阀值改变,冷反应自34.5℃,热反应则37℃增至38℃。阈间范围增大,在此间范围内(34.5-38℃)体温随环境温度变化而改变。全身麻醉时体温迅速下降是由于:全身各器官的代谢率下降,产热减少;中枢抑制。下丘脑体温调定点下移,中枢对体温变化的敏感性下降,因此体温下降到新的调定点后方能引起一系列的调节反应;全麻下血管扩张,神经肌肉阻滞、寒战不能发生等使外周的调节反应水平下降。研究证实异氟醚麻醉、芬太尼+N2O麻醉、氟烷麻醉均能抑制患者体温调节中枢。硬膜外麻醉时体温缓慢下降,由于阻滞区域的皮肤血管扩张,散热增加,而肌肉产热减少。
        全身麻醉和硬膜外麻醉时中心温度的变化差异有显著性,全麻体温下降迅速;硬膜外麻醉温度的下降则较慢,整个手术过程的温度最低值也较全麻组高。这可能是由于异氟醚+芬太尼全麻时体温调节机制的破坏,包括中枢调节反应的一部分,体温调节中枢能参与体温的调节,使机体发生寒战等产热反应。因此两者在下降速度和幅度上均存在着差异。两组术毕温度均显著低于术前温度,因此无论是硬膜外麻醉或是全麻患者术中均应注意观察体温的变化,进行保温,增加供氧,以免发生氧供给不足。有学者提倡将中心体温大于35.5℃作为患者搬出术后恢复室的指标之一。